龍壇書網 - 女生頻道 - 離珠在線閱讀 - 番外(大結局)

番外(大結局)

        梨花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皇祖母,姑姑還會回來嗎?”南猛偎依在太皇太后懷里,聲音微微發顫。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的眼皮還未消腫,卻再無戚色,凜然道:“她回不回來的,沒什么關系。只要她活著,就沒人敢怎么著咱們祖孫倆!”

        宮女疾步跑近,在大殿門口沖著椎奴矮身行禮,低低說話。椎奴忙快步走進來,低聲回稟:“蓮王和息王為了兵部尚書的人選吵起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羅相和曹相呢?”太皇太后神情淡淡。

        椎奴輕聲喟嘆:“坐在一邊不吭聲!

        “宗悍剛走,他們倆就肆無忌憚了!哼!你去把鳳王妃和息王妃都叫進宮來,哀家同她們好生‘消磨’一個下午!”太皇太后說完,揚聲叫人:“賈六,陪著陛下去宣政殿,聽聽蓮王和息王怎么個吵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晚間,南猛回來,一溜煙跑進梨花殿,嘻嘻地笑著趴在太皇太后的耳邊嘀咕。

        半晌,太皇太后一挑眉:“蓮王說大夏除邊陲大將之外,京城的武將都不堪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蓮王叔還說,征南大軍正在回程之中,經過大戰的人才真正懂得戰場。不論兵部還是衛戍,必該等他們回來再說!”

        南猛開心地坐到太皇太后的對面,吵吵著餓了要吃飯,又神秘地笑道:“我還聽說,姑姑在南征大軍中威信甚隆,還用出了幾個頗為勇猛的副將。等著那些人回來,禁衛可就真的能安定下來了!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長出了一口氣,贊許地看著南猛,微笑頷首:“祖母的猛兒真的長大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嘻嘻,剛才臨散的時候,蓮王叔拉著我的手說,他答應過姑姑,一輩子都會站在我這邊。他說他絕不食言!

        看著從頭到腳都放松下來的南猛,太皇太后輕輕地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說到底,這小家伙,唯一信任的,還是他那離珠姑姑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西齊。

        南惜七個月的肚子,總是顯得比旁人臨產的還要大。太醫院喜上眉梢地宣布她腹中是雙生子,安國夫人卻更加憂心忡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說是已經出發了,算日子也該到了!怎么還不回來?我看你這肚子,怎么都不像是能足月生產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娘!您就不能說點吉利話?”南惜牢牢記得南沉寄回來的信上的叮囑,諸事不管,每天賞花賞景聽笑話,看書散步吃美食,閑常沒事兒就跟肚子里的胎兒聊天。日子過得愜意無比。

        要說宮中唯一不順意的,便是早先留下來的宮女里頭,總有那么幾個賊兮兮地盯著她,滿眼的妒忌?催@意思,只怕是朱蠻一回來,就有人要爬他的床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御花園飯后閑走的南惜見遠處人影一閃,索性轉頭對母親道:“您要是待不住,不如替我整頓整頓后宮。我進宮時已經有了身子,不好大開殺戒。那些癡心妄想的小蹄子們,誰知道會不會趁機害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剛說著話,忽然腳下一滑,一個沒站穩,“哎喲”一聲,便往地上倒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安國夫人嚇得魂飛魄散,尖聲大叫:“惜惜。!”

        宮人們一擁而上,場面頓時大亂!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時,一個聲音高聲大叫:“惜姐姐!”

        這是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是離珠!娘,是離珠!不怕了,我不怕了!您別怕!離珠來了,我不會有事了……”疼得滿臉是汗的南惜竟然放松地露出了笑容,頭一歪暈了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年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梁中興之主康寒改年號為更元,向夏、齊兩國送上國書,愿世代結好,并發誓自己有生之年,絕不對兩國擅動刀兵。兩國回饋以厚禮,恭賀大梁復國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夏收回了自己的五萬大軍,將平定南越的將軍們都升了官職,賜了重賞。國君南猛也改了年號,稱為紀新。同時遙封南沉為離親王,世襲罔替,并在京都建了王府,只待日后離王子孫回朝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西齊大皇子和大公主的抓周宴上,大皇子抓了一把算盤,大公主則抓了玉璽金印,朝野上下一片無聲。南皇后很是不滿,當眾宣布自己已經又有了身孕,眾臣大喜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南沉和鐘幻,杳無音訊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三年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生了,我不生了!啊啊啊,疼死了!姓鐘的……我再也不要生孩子了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,用力,用力!夫人別說話了,用力!已經看見孩子的頭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沉沉,是這樣的,別害怕,我就在這里!咱們就生這一個!你別怕啊,我就在這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鐘大夫您能不能別添亂了!到院子外頭去!您這聲音都抖成什么樣了?您是想安撫尊夫人還是想嚇死她?出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喲!快,夫人用力,馬上就出來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哇。!”

        響亮的嬰啼,昭示著新生命的誕生,和新世界的開啟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十年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聽說大夏的息王生了兒子之后,就開始跟蓮王爺杠上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去去!別瞎說。息王多賢德!前年發大水,不是他拿出自己的私庫銀子補貼賑災,咱能活下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別扯了!那可不是他一個人的私庫銀子,那是京城宗室們湊的。他最多而已!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他哪兒來那么多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當年離珠公主和鐘駙馬歸隱山林的時候,不是把首富錢家的庫都給朝廷了嗎?那是息王去辦的接收……懂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喲喂!這連妹夫的錢都不放過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鐘幻和南沉對視一眼,覺得碗里的飯都不香了,不約而同放下了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爹,多多哥哥和花花姐姐約了我今年進京去玩!毕赏粯悠恋哪泻阂卜畔铝丝曜,有些不舍地摸了摸身邊小女孩的包包頭,然后仰臉看著自家有些呆滯的父母,慢條斯理地說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反正是不要學醫的。我又是娘的長子,那座離王府,該歸我吧?你們倆想在江湖上玩,就帶著妹妹玩。我不想玩了!

        南沉張大了嘴,呵呵兩聲,方遲緩地說道:“也……對,你還沒見過你外祖母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行。你去吧;仡^我讓你大姑帶著多多和花花去京城找你!辩娀没仡^:“董一,派幾個人給他。一會兒吃完飯就讓他們走!

        懵懵懂懂的小女孩抬頭看著小仙童,奶聲奶氣地問:“哥哥,你要走了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去給你蹚路!毙∠赏Я吮妹,珍惜地捏捏她的包包頭,跳下了地,穩穩地走出了酒樓。

        幾個身手矯健的大漢呼啦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呆呆地看著兒子的背影,南沉只覺得自己的人生越來越不真實:“師兄,他,是正常人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?”鐘幻一怔,伸手去捋自己蓄長了的胡須,“這個……應該是吧?!”

        心里沒底,怎么破?

        (全文終)

排三定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