龍壇書網 - 玄幻小說 - 蓋世在線閱讀 - 第七百二十一章 能怎樣?

第七百二十一章 能怎樣?

        所有稱得上魂器的器物,在恐絕之地的威力,都會自然提升一截。

        因為,恐絕之地本就是魂靈鬼物的樂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鎖靈圖”如此,“魂渡河”如此,“煞魔鼎”當然也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同的魂器,妙用可能不一樣,譬如“魂渡河”不以攻伐聞名,而是能引渡魂靈鬼物,增添智慧和靈性。

        而“煞魔鼎”,則是最純粹的殺伐魂器!

        鼎內部所有的“煞魔”,種種奇異的魂陣,都因戰斗而生!

        咻!

        第二煞魔先凝為一道血光,臨近那位白須銀眉的老者前,血光驟然一變,精煉為一桿血紅長矛,筆直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樣陰神降臨的老者,看著血紅長矛襲來,那具清晰凝現的陰神,噗地一聲爆開。

        爆為,許許多多的幽光碎芒。

        分逸陰神,是因為老者感受出,那血紅長矛的凌厲殺意,從中透出的數種,令他魂魄不安的奇異魂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,先避開正面鋒芒,揣摩一下血紅長矛的大體力量,再做計較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見,眾多幽光碎芒,漫天柳絮般紛飛,讓那血色長矛,不能夠精準地鎖定目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老還是謹慎啊!

        江杏雯輕聲一笑,不僅沒有出手阻攔,讓虞淵和林姓老者停手,還轉過身來,對一眾躍躍欲試的麾下說道:“別人的戰斗,你們摻和什么?都給我退回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近千顯形出來的魂靈鬼物,形態各異,都在她背后,做勢想攻擊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那些魂靈來看,虞淵這位外來者,應對通天商會的兩位強大陰神,會相當棘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江杏雯插一手,虞淵就有極大可能落敗。

        罩住虞淵本體真身的“煞魔鼎”,它們感應出,也是一樣非常厲害的魂器,要是此魂器,還能被它們的主人掌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主人在恐絕之地的力量,將會強盛到,凌駕于眾多幽鬼的高度!

        效忠于江杏雯,在“魂渡河”內浸沒一陣子的魂靈鬼物,魂魄都會發生微妙改變,會全心全意地,為江杏雯考慮。

        它們,是真真希望江杏雯強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帶著它們,一起從恐絕之地,強橫的崛起!

        可江杏雯,一聲“退回去”,打消了它們所有的熾烈戰意,如一盆冷水澆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群蠢貨!”江杏雯神色微冷,看著那些魂靈鬼物退下,心道:虞淵要是容易對付,劉臨止豈會死亡?

        雖然重執“魂渡河”后,她這尊陰神的力量恢復過來,加上恐絕之地的陰氣充盈,她又再次增幅了一截戰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她,深知“煞魔鼎”的厲害,并不想和虞淵起沖突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不然,她也不能任由虞淵霸占一座陰山,還讓那座陰山內的魂靈鬼物離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們不用算上我!苯遇┬θ葺p快,示意虞淵隨意下手,“我呢,兩不幫襯。就看著你們爭斗,反正和我呢,的確沒什么關系!

        “江前輩!

        虞淵駕馭著“煞魔鼎”,凌空向那艘通天商會的“云游船”而來,途徑那塊四方形的絕寒之地,他看了一眼名叫方嬰子的商會客卿,看著方嬰子的陰神,在極寒亂流內,瑟瑟發抖,魂魄逐漸模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,方嬰子絕不是寒妃的對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這趟出來,是特意祝賀江前輩的。聽聞江前輩在短時間,收攏了眾多的麾下,當真是讓小子佩服不已!

        虞淵遙遙鞠身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煞魔,和那位白須銀眉的商會來客間的戰斗,他也視而不見。

        馬簡江身旁,另有一位也是女子陰神到來者,停留在那兒,一動不動,竟然沒有插手這場爭斗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,虞淵則好奇地,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別看我,我不是通天商會的,我只是搭乘云游船,順路來恐絕之地!

        見虞淵看來,那位相貌不算出眾,姿容普通的女子,連忙解釋,“我出自穢靈宗,我只是過來磨礪陰神的。你和商會的戰斗,可和我沒關系!

        此女,急忙撇清和商會的干系。

        虞淵啞然失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通天商會向來中立,自己被定性為浩漭天地叛徒,白須銀發的老者,還有那方嬰子,倒是跳出來刁難針對。

        偏偏,代表著太淵宗的江杏雯,還有穢靈宗的這位女子陰神,選擇坐視不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淵宗和穢靈宗,都沒有對我下手,真不知道通天商會急什么?”虞淵忍不住譏諷,“馬執事,姓林的能代表你們商會嗎?這,就是你們商會,對待我虞淵的態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這樣,別誤會!”

        馬簡江趕忙辯解,“虞淵,你虞家在虞家鎮,我們商會可是始終照應的。也沒有因為你的事情,和虞家拒絕往來。我來前,就聽蛛城那邊的人說過,商會依然按照說好的價格,購置你們虞家種植的藥草!

        “暗月城,你們虞家撤離了出來,舍棄了礦脈歸屬權,但藥田都被納入蕪沒遺地,并沒有太嚴重損失!

        這位在青鸞城,和虞淵打過交道的商會執事,慌不迭地,說出了虞家處境。

        還有商會,對待虞家的態度。以求,虞淵別因那林姓老者,還有方嬰子而遷怒整個商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虞家無礙就好!

        虞淵輕輕點了點頭,他也知道,自己背棄浩漭天地的消息,一旦被有心人傳播開來,他這一世出自的虞家,必然被牽連。

        聽聞,虞家鎮被妖殿納入蕪沒遺地版圖,他也稍稍放心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嬰子,還有那林姓的老者,被寒妃、第二煞魔攻擊著,自顧不暇,再也沒有能力去挑釁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已漂到江杏雯身前,低著頭,看向那條青綠玉帶,“這東西叫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魂渡河!苯遇┪⑽⒁恍,“此物,是我在恐絕之地內偶然所得。煉化以后,發現大有奇妙。本來呢,我是早就準備離開恐絕之地的,因為我想要修煉的魂術,已經修成了。只是呢,因‘魂渡河’在手,我似乎能做更多的事情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魂渡河?可曾聽過?”虞淵暗中詢問鼎魂。

        鼎魂道:“不知,該是新出來的奇異魂器!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,因你是蘇妍的朋友,加上你從劉臨止手中,搭救過我,我絕不會是你的敵人!苯遇├^續說,“可是呢,我也不可能站在你那邊。因為你現在的身份太敏感,我也不想給自己,給太淵宗找麻煩,希望你諒解!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!庇轀Y點點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虞淵,方嬰子快不行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馬簡江著急了,發現在那絕寒之地,方嬰子的魂魄虛幻的,似乎下一刻就會消散開來,忍不住道:“不看僧面看佛面,你可別將事情做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做絕?”虞淵愣了一下,“我都成了整個浩漭天地的敵人了,還有什么可擔心的?我殺了他方嬰子,又能怎樣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這……”馬簡江語塞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在此時,江杏雯和虞淵兩人,齊齊看向恐絕之地深處。

        兩股強絕的魂魄氣息,如火山爆發,如大海掀起巨浪,猛地從恐絕之地深處升騰出來,讓所有處于此方天地的魂靈,都被驚動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杏雯后面,近千的魂靈鬼物,嚇的更是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    反倒是弱小的,不能完全顯現的魂靈鬼物,不知所措地,茫然四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鬼王!有兩位鬼王,真的交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杏雯神色巨變,“先前,鬼王都是驅使麾下戰斗,自身沒有動手?涩F在,就連鬼王自己都參戰了,說明恐絕之地深處,必有大變故!”

        馬簡江深受震動,“鬼王啊,鬼王之戰!近百年時間,都沒發生過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排三定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