龍壇書網 - 其他小說 - 重生食神學霸不軟萌在線閱讀 - 第303章一起去城里

第303章一起去城里

        見到石磊兄妹,圓圓厚著臉皮跟白夢蝶打招呼:“小蝶,去上學呀!

        白夢蝶冷淡的瞟了她一眼,沒理她,和石磊有說有笑的往前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背后傳來圓圓的幾聲干嘔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夢蝶心想,這人真是虛偽,當面裝作對她友善,背轉身就裝嘔吐來羞辱她,到底誰比誰惡心?

        她冷著臉回頭瞪圓圓,卻看見她臉色蒼白扶著院門前一棵小樹,很不舒服的樣子,原來不是裝干嘔,而是真的干嘔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夢蝶心微微一動,緊盯著圓圓細細觀察。

        圓圓察覺到她的目光,頓時一臉驚慌,急忙往院子里鉆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夢蝶不禁心中疑云四起,頻頻扭頭向圓圓看去,不知不覺放慢了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石磊發現走在身旁的胖丫頭落下了距離,扭頭去看白夢蝶,卻見她盯著圓圓看。

        石磊尋著她的目光看去,只看到圓圓跨進院子的側影,心里納悶,沒什么好看的,怎么妹子看個不停?

        “小蝶,你在看啥呢,走快點!笔诖叽俚。

        給他們兄妹兩個送行的雪豹也扭頭沖著白夢蝶汪汪叫,幫著石磊催她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夢蝶小跑了兩步追上石磊,和他并肩走,有心想和他討論剛才圓圓干嘔的事,可又覺得有些難以啟齒。

        石磊是哥哥,不是姐姐,有些話不方便跟他說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夢蝶嘀咕了一句:“沒看啥!北銢]再多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石磊和雪豹一直把白夢蝶送到長途汽車站,看著她上了車,然后命令雪豹回家,他則去上學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多分鐘后,車子就到達了縣長途汽車站,陳子謙已經等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夢蝶把頭探出車窗,喊著他的名字,沖著他招手,讓他上車。

        陳子謙連忙上了車,買了車票,笑著向她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夢蝶特意坐的是雙人座,見他過來,便往里面的座位移去,讓陳子謙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陳子謙一坐下,便把手里提著的豆漿和小湯包遞給白夢蝶:“給你買的早點!

        白夢蝶搖頭:“我是在家里吃過來的,不想吃!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把豆漿喝了,我把小湯包吃了!标愖又t把豆漿遞給她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夢蝶想了想,接豆漿來喝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陳子謙一口一個小湯包,很快就把那一袋小湯包全都吃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夢蝶心想,他雖然是貴公子,可是不怎么挑食,那袋小湯包看上去就很油膩,可他吃得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陳子謙吃完小湯包,在她耳邊小聲問:“我們這次買黃金期貨十有八九一定會賺錢,對吧,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溫熱的氣息噴在白夢蝶的耳朵上癢癢的,她伸手把他的腦袋推得開開的:“理論上是這樣,但還是有賠本的可能性!

        畢竟她現在是在一本書里,并不是穿越到現實中的一九九八年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現實中回到過去,她能夠百分之百的保證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這書里的世界是作者建構的,她想怎么寫還不是她說了算?

        萬一人家不按現實寫呢,那金價就不會反彈。

        陳子謙點點頭,又湊了過來:“我想借你五萬,讓你多賺點,你看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夢蝶扭頭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難道他就是傳說中的地主的傻兒子,人傻錢多,所以求著要借錢給她?

        陳子謙被看得渾身不自在,清了清嗓子:“我也沒別的意思,我就是想讓你多賺點,好早點還我的錢!

        他見白夢蝶不說話,只得繼續說服她道:“你也知道我的情況,我不差錢,少賺多賺對我而言無所謂!

        白夢蝶心動了幾秒鐘,隨即意志堅定的拒絕了:“我拿你的錢去買黃金期貨,那不是借你的老母雞下蛋嗎?我可不要拐彎抹角占你的便宜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夢蝶特別信奉一句話,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,女孩子占別人的便宜風險太大。

        當然,白潔那種渣女除外,人家就是靠占便宜過上好日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跟這種沒有道德的人講“拿人手短,吃人嘴軟”是行不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陳子謙重重的嘆了口氣,表示非常遺憾。

        長途汽車往前開到一個叫“肖港”的鎮子,上來不少乘客,車內頓時變得擁擠不堪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夢蝶見里面有老弱孕,便和陳子謙把座位讓給一個帶著四五歲小蘿莉的孕婦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個孕婦一個勁的對他們兩個說著謝謝,還讓小蘿莉也跟著道謝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蘿莉乖巧的樣子讓人憐愛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個四十多歲的大媽擠了過來,讓那個小蘿莉往里坐一點,騰點位置給她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夢蝶雖然不是多管閑事的人,但真心看不慣這個大媽的所做所為。

        雙人座只能坐雙人,她非要擠進來坐,孕婦和小蘿莉肯定會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冷冷道:“人家一個是孕婦,一個是孩子,你一個壯年人跟人家擠啥座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個大媽臉色一垮,本來想吵架的,可眼珠轉了轉,扶著腰直叫喚:“哎喲,我不是因為有腰肌勞損,腰痛得站不住,我又怎么可能跟個孩子擠座位?

        我這也是迫不得已,出門在外,大家互相關照一下吧!

        她話都說這份上了,那個孕婦只好讓她的女兒緊貼著她坐,騰出大半個座位給那個大媽坐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個大媽扶著腰艱難地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夢蝶就站在那個大媽的座位旁邊。

        車子啟動,清晨涼爽的風一陣陣的灌了進來,吹散了車廂里的燥熱。

        車子還沒開出五分鐘的路程,那個大媽已經不滿的瞪了白夢蝶無數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夢蝶知道她在瞪她,只是不明白她為什么瞪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千世界無奇不有,奇葩的人滿大街亂竄,所以白夢蝶并沒有把那個大媽的眼神當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個大媽見自己無聲的抗議無效,于是很不友善的用手指捅了捅白夢蝶的水桶腰:“我說胖子,你就不能挪個窩,非要站在我跟前,貼我貼得這么緊,天氣這么熱,你把風全都擋住了,你這是要熱死我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陳子謙在一旁立刻火了,那個大媽現在坐的位置還是他們兩個讓出來的,可她卻不讓白夢蝶站在她跟前!

        陳子謙沖著那個大媽怒吼:“她就站在你身邊站定了!你再敢說她一句試試,我保證打得你滿地找牙!

        你也不想想你這位置是怎么來的,你還敢趕我家小蝶走,別惹得我爆脾氣上來了,我直接把你從車窗扔出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個大媽見陳子謙高高大大、一臉兇相,馬上緊閉著嘴,再也不敢多說一個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零年代末的長途汽車隨招隨停。

        中途五步一停十步一招手,又陸陸續續上來不少乘客,本來就很擁擠的車廂變得更加擁擠。

        陳子謙見白白胖胖的白夢蝶夾在人堆里很難受的樣子,于是拉著她的手,在車門旁邊的地方,仗著自己高大的身軀擠出一個位置,把她圈在車廂壁和手臂之間,讓她盡可能的舒適一點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旅途中,經過省城的衛星小城時,上來一個拿著小靈通的中年男人,旁若無人的打著電話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個中年男人說著一口很濃重的方言,似乎在和電話里的人吵架,態度極其惡劣,大嚷大叫,吵得人心很煩。

        陳子謙和白夢蝶全都低著頭,誰也沒說話,不時四目交投,沖著對方笑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個中年男人足足通了半個多小時的話,總算罵罵咧咧的掛斷了電話,周圍的人都跟著松了口氣,可算不用再忍受聒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夢蝶抬頭又沖著陳子謙笑了一下,然后用眼睛指了指他身后,小聲道:“有個女孩子在偷拍你!

        陳子謙回頭,果然看見一個女孩子一臉驚艷的在用一個小巧的照相機在偷拍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毫不猶豫的伸手擋住了那個女孩子的鏡頭,皺著眉頭問:“你在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——我沒在干嘛,我就是在調弄我新買的照相機!迸擂蔚氖掌鹫障鄼C,在其他乘客的怨聲載道中,擠到了車廂的另一頭。

        陳子謙回過頭來,見白夢蝶正調皮地對著他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小聲對他道:“你完蛋了,你讓人家懷孕了!

        陳子謙被白夢蝶的無厘頭雷得外焦里嫩,一頭霧水的問:“我怎么讓人家懷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夢蝶煞有其事的指著他那雙黑曜石一般的眼晴道:“你看你這雙眼睛這么漂亮,看誰誰懷孕,你剛才看那個女孩子看了那么多眼,她能不懷孕嗎?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還有這本事?”陳子謙被她逗笑了:“那我看了你那么多眼,你豈不是天天懷孕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夢蝶突然發現自己腦殘無極限,開個玩笑,最后開到了自己的頭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臉馬上羞成了火紅火紅的大蘋果,朝陳子謙吹胡子瞪眼:“我是個例外!”

        陳子謙不和她爭論,只靜靜的看著她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終于到了省城,兩人下了車,陳子謙見白夢蝶面有倦色,體貼的問:“要不要休息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夢蝶搖搖頭拒絕了,兩人一起往期貨交易市場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路上,白夢蝶看到好幾家彩票銷售點,有點懷疑,這幾家彩票銷售點故意把門面開在通往期貨交易的這條街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有人在期貨市場投資失敗而血本無歸,那就來彩票銷售點撞撞大運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經過一家彩票銷售點時,白夢蝶停下了腳步。

        陳子謙順著她的目光也盯著彩票銷售點看,問:“你想進去買彩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吶!卑讐舻c點頭,扭頭問陳子謙,“你說好不好!

        陳子謙挑挑眉:“無所謂咯,就算沒中獎,也是做了慈善!

        “那……我去買個十張八張!鲍@得了支持,白夢蝶這才嘴角帶笑的走進了彩票銷售點。

        陳子謙在她身后搖了搖頭:“這點小事也要猶豫!

        白夢蝶沒搭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心想,她上次用透視功能買彩票,又是眼睛痛,又是渾身無力,可見用異能撈財是會受老天爺懲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這次又要用異能撈財,還不知道老天爺會怎么懲罰她,她怎能不猶豫?

        雖然害怕老天的懲罰,但貪念占了上風,白夢蝶付了十塊錢買了五張刮刮樂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一次挑選刮刮樂她比上次有經驗,不需要把刮刮樂一把把的攤在柜臺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只需要把刮刮樂在盒子里像翻書一樣翻一遍,捕捉到有動物圖案的刮刮樂抽出來就行了,不會惹店主不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夢蝶一面啟動透視功能一面翻看著那些卡片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才一啟動透視功能,眼晴就痛得讓人難以忍受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夢蝶強咬牙關堅持著,用了不到五分鐘把那為數不多的含有動物的刮刮樂給挑了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又用了幾秒鐘挑了五張最大金額的刮刮樂,眼睛痛得似乎腦袋都要炸裂了,整個人冷汗淋漓,面色蒼白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她身旁的陳子謙被她的模樣嚇壞了,扶著她在一張桌子前坐下,一個勁的焦灼地問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夢蝶一只手緊攥著那五張刮刮樂,另一只手撐著額頭,有氣無力道:“突然感到有點不舒服,可能中暑了,你去給我買一瓶冰鎮礦泉水好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你趴著休息一下,我很快就回來了!标愖又t離開時,特意叮囑彩票店老板關照一下白夢蝶。

        老板看了一眼已經趴在桌子上的白夢蝶,囑咐陳子謙不要光買冰鎮礦泉水,還要買藿香正氣水,中暑喝藿香正氣水最有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 陳子謙離開不到五分鐘,就拿著藿香正氣水和冰鎮礦泉水急匆匆的回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夢蝶強打起精神,從他手里接過一瓶藿香正氣水一仰脖子喝下,頓時難喝的五官皺在了一起,那酸爽,無與倫比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效果真的不要太好,一喝下去,像打了強心劑似的,白夢蝶精神為之一振,眼睛刺痛、頭昏腦脹、渾身無力的狀態全都減輕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又抱著陳子謙遞過來的擰開瓶蓋的冰鎮礦泉水咕咚咕咚喝了不少,沖去嘴里藿香正氣水殘留的味道,這才動手刮刮刮樂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共刮出一萬多,交稅之后還有一萬一百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拿到錢的那一刻,白夢蝶試著用意念召喚螞蟻,結果老板的收銀臺上一只螞蟻也沒出現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夢蝶明白,這是因為她逆天而行,用異能撈財,老天對她的另一項懲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希望和上次一樣,等身體完全恢復了,失去的異能也全都能一一恢復。

        雖然異能暫時沒有了,但有陳子謙在身邊,白夢蝶不是很擔心會出事,兩人一起離開了彩票銷售點,平平安安的來到了期貨交易市場。

排三定位